软件公司文化需要靠软件开发人员发自内心的自觉性来维护返回>>

人们都说,软件公司文化是一种软件开发人员发自内心的自觉性,所谓“制度管不了全部,只有文化才能发挥作用”等等,就是这样说出来的。不错,文化在形成之后,的确是一种自觉。不管这种自觉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是正向的还是反向的。但是,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文化在形成之后是一种“自觉”,却并不意味着文化的形成过程也是一种“自觉”或者主要依靠软件开发人员的自觉。任何一个组群的文化形成,在教育和引导之外,总是需要一些外部制度的强制性的。

软件开发人员

软件开发人员“自觉”行为的养成可以有三种情形:一是来自软件开发人员内心的自我约束,即我信这个东西,任何力量也不能取代,是一种软件开发人员发自内心的自觉,比如宗教的信奉者。这种自觉是最难能可贵的,也是希望建设软件公司文化的人们孜孜以求的,但是在趋利的软件公司组织,要实现这样的状态难度很大。二是软件开发人员受环境的约束,比如在一家很好的软件公司环境中,人人都是这样,“我”一般也会采取和大家相同的做法,这是由人的基本心理取向所导致的。那怕是“装”,我也得“装”得像一些。这种“自觉”也主要依靠自我约束,但是其“自觉性”就比上一种差了一些。三是软件开发人员受组织规则的外部约束而形成的“自觉”。一般来说,软件开发人员的这种“自觉”的“自觉性”最差,人们往往把它看作“高玉宝式”的。这也就是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在号称的“依靠制度管理是有局限的,需要依靠文化来管理”。

  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这三种“自觉”在软件公司中的可能性。第一种,正如上述,在软件公司里实现很难,尤其是在没有既定利益机制的时候,单纯的说教有很大的局限性,这正是我们自古以来教育失败的原因,或者说,是软件公司文化建设陷入困境的原因。在第二种情形中,存在着积极因素和消极因素的博弈,比如排队,如果大家都自觉排队自然没有问题。但是,我们的软件公司中,总有一些自以为聪明、想搭便车的人,插队的人多了,又没有外部的强制性,大家自然就不愿意排队了,于是组织就变成了“一窝蜂”,这也是一些组织由良好文化到风气败坏的过程。所以,虽然十分相信教育的力量,但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就是软件公司文化是一种自觉,但是软件公司文化的建设却不仅仅是以来自觉才能够达到的。在软件公司这样一个趋利性的组织,文化建设必须和软件公司的游戏规则紧密结合起来。

面对这个观点,有人会提出两个问题:第一,西方软件公司文化的发端,不就是在制度完备之后尚不能充分调动软件开发人员的积极性而产生的吗?第二,我国许多软件公司的制度不能说不健全,为什么不能起作用呢?关于第一个问题,我认为,西方的软件公司管理,比我们先进了一个层次,他们的软件公司文化建设的确是在制度比较完备和比较科学的情况下,为了进一步调动积极性而实施的,是科学和理性的制度+人性化管理的结果。反观我们软件公司的制度——过度到了第二个问题,大部分还处在一种非理性的状态,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制度的制定和实施基本来自上层,软件开发人员等底层人员没有任何参与“谈判”的权力。加上他们自身的市场意识不足,因此,他们对制度的态度就是:用来压迫我的,不是用来成就我的!所以,希望他们遵守制度,实际上是空谈。我想说明的问题是:与西方软件公司相比,我们在制度的设计和实施方面还存在着许多问题,不是有了“像”人家的制度了,就“是”人家的制度了,此制度非彼制度。所以,我们建设软件公司文化的根本,是要创建基于科学理性和人性的制度,而不是来自上层的权威。这种所谓理性,起码包涵两个概念,一是制度是符合众人利益的游戏规则,二是参与游戏的所有人有规则意识和市场意识,而不是暴民意识。

陕西弈聪软件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电话:13679229477    15029073577
地址:陕西西安曲江会展国际F座15层